嗨学网可靠吗?他用奋战八年来证明
【字体:
嗨学网可靠吗?他用奋战八年来证明
时间:1970-01-01 08:00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张骁,1980年生人,法律职业资格考试(以下简称法考)他考了八年,通过跟随嗨学的两年学习,2018年,他终于结束了法考的长跑历程。这场马拉松,他赢了,虽然战线拉得很长,虽然过程并不轻松,但他没给我累倦的感觉,这或是成年人的稳重,但更可能是一个“学霸”的自我修养。

  张骁大学学的就是法律相关的专业,很多人认为他应该报考师范学校,他自己也有当老师的打算,但是阴差阳错地选了法学。学习法学需要下苦功夫,诸如刑法、诉讼法等课程,学习的要义就是把教科书翻来覆去地背,把一条条法规烂熟于心。和大部分法学学生一样,大学期间张骁也产生过十足的“厌学”心理。

  “太难了,大家都不愿意背,刑法的书特别厚,每一条法规都要很完整地印到脑子里,耐心不足真的做不到。”张骁回忆大学时代的时候首先想到了求学之艰,“其实我都要放弃了,但是那个时候有个老师告诉我,所有可以成事的人都耐得住寂寞,然后我拼命去背,就想学出个样儿来”。古来圣贤皆寂寞,他选择了做圣贤,法条的苦涩被淡化,在他眼里,法条变成了一座又一座的小山丘,他想做的只是跨越。

  完成两年专科的学习任务后,张骁毫不犹疑,通过自考的方式报考了浙江大学,依然是法学!显然,法学的枯燥无味对他来讲已经荡然无存,不仅不放弃坚持走下去,还把法学列入了职业规划。如今的张骁在浙江的一个大型集团内做风控管理的工作,经常会和司法机关合作,自己日常的工作中法学知识必不可少。这么多年持之以恒的学习,学以致用是对他的努力极好的报答。之前若干年的铺垫,若干个熬夜背书的夜晚,在黎明到来的一刻,所有期望发生的事都如约而至。

  “后来我发现虽然自己学了这么多年法学,但是依然存在知识盲区,有的时候在工作中还是会遇到自己解决不了的难题,我理清思绪后明白了,我的路还很长,这是一个长线工程,不仅要学法律,还要有特别专业的证件才行,所以我决定参加法考”。任何人做决定都是瞬间完成的事情,但大部分人都不会对“决定”负责,“半分钟热度”不在少数,“三天打鱼两天晒网”多如牛毛,“行百里半九十”亦屡见不鲜,而张骁就是要做特殊的存在,法考之战,在他做出决定的那一刻打响了,他当初必然不知自己要一战八年,但我从他的语气中可以感受到,他做的准备与时间无关,他只究目的,不问行程,路就在脚下,我就是要取得我的“大乘佛法”。

  张骁的整个学习过程可以用“搬山卸岭”这个词去讲述,对张骁来讲,此词所指的是蚂蚁啃大象的勇气,是愚公移山的精神。纵观法条浩如烟海,法考是万人过独木桥。做出选择的时候就必须要承担自己所选之事带来的负效应。张骁选择法考之路,难度可见一斑。

  大学的时候背法条已是日不能眠夜不能寐,在职考证更是需要大量的精力和时间。“跟嗨学学习的时候,一般都是晚上七点开始上课,两个小时的课程,学完了我还得再花两个小时去研究复习。”张骁回忆自己的考证之旅,语气很像是回忆一段“珍贵的年月”。不处其事,难明其理,他人很难做到感同身受,我对他做采访的时候,听完这段简述只知道他每天下班需要付出大量时间学习,压力的程度我不敢揣测。

  “我看您朋友圈里经常发小孩的东西,您考证的时候已经有孩子了吗?”为了尽可能去理解这种压力的大小,我准备从他考证时身处的环境入手,然后“旁敲侧击”,以便可以对那时的他做一个更清晰的画像。

  “接生的时候都是我妈去的,我那时候在复习。”我一时诧异,因为在我的观念里感情尤其是骨肉亲情是至高无上的,为了考试而不去产房陪伴爱人和孩子,这值得吗?“我想给孩子做一个表率,我希望他以后也是一个为自己追求的东西不懈努力的人,当然我也做好了可能会被大家‘批评’的准备”。这是一种专注,没有毅力,大事难成!这是一种榜样,以身作则,给刚出世的孩子送上了一份人生大礼。

  “其实中途我也放弃过,因为太难了,但是后来一位法官对我说,‘你应该去考啊,对你有帮助,别留遗憾。’我一听就又想继续下去了。”张骁的法考大战并非孤注一掷,八年岁月里曾有沉浮,我未询问他是否曾长时间在“考与不考”间左右徘徊,但我深知,一旦对当初的“决定”有“动摇之心”,再去加固这个“决定”更需莫大的勇气。

  张骁在职考证,同时也是两个孩子的父亲,从孩子出生到现在上幼儿园,他的法考证书总算尘埃落定,“那时候孩子慢慢大了,到时间他会说‘爸爸,你到点了,快去开那个什么课’。”

  家人的支持,孩子的“监督”,自己的信念,三股动力同时发动了对原有压力的袭击,他在考证这条路上走得更坚定了,不达终点誓不罢休。推了酒局,尽可能地把时间留给学习,坚持初心,最终获得了法考大捷。

  张骁不放弃思考,这是他给我的第二大印象。考证压力太大的时候,他会选择下象棋,那不仅需要法理性思维,还要细致缜密的布局,不然就会一子落错满盘皆输。

  除了下象棋之外,大家可能想象不到张骁还在横店做过武装群演,正是“90后”们童年记忆的《小李飞刀》。难道多年前就曾与张老师在屏幕上有过一面之缘?我看着张老师屏幕前的样子觉得越发可爱,还真挺像电视剧上的“大兵”。

  “我考证下来的当天先给当初建议我继续坚持的法官报了喜”,他激动地说。当时的法官早已调离原岗了,法官听后也并不记得有这样一档事,毕竟八年之战跨度太大,任何人都不可能记录自己每天的每一言。

  但张骁记得,他感恩岁月里听到的每一句鼓舞自己的话,尽管这份鼓舞的源头,其实是他自己的最深处的心灵。香港马报生肖图

(责任编辑:admin)
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
香港挂牌| 深圳福坛高手心水论坛| 香港图库35图库| 神算子赛马会心水论坛| 中特网开奖结果记录| 新六合杀手彩图a| 香港码开奖结果999| 香港红姐彩图统一图库| 彩霸王一肖主一码| 手机开奖结果现场|